Friday, October 13, 2017

迪拜趣聞(一): 為什麼香港人不會笑?

跟本地人的談話自然會談到旅遊這個話題上事實上在本地人眼中香港是亞洲其中一個最值得去的地方本地阿拉伯人本身是沙漠上的遊牧民族對書本上的知識或各地的深厚歷史或藝術等興趣不大認識不深最喜歡的似終是吃與玩認真的學術經濟或科學討論不是他們的專長

有一次傾談還是挺有趣的有一個本地阿拉伯朋友年齡與我相若數年前的一個暑假他跟朋友去香港玩樂一番他說很奇怪我發現了一個現象街上看見的本土香港人全都是臉無表情很難看得見笑臉

聽完後我自覺他對香港的印象與眾不同也有他的道理迪拜與香港比較一番在這裡走在街上跟不同的人種相遇特別是南亞人或菲律賓人即使不認識他跟他們微笑點頭打個招呼他們自然會回應當然我剛到此地時不懂本土文化從前什少跟中東附近國家的人接觸所以剛到步在地鐵車廂內或街邊看到一些工人清道夫等我當然不認識他們但他們會主動微笑點頭打招呼,我也不懂得如何回應他們

在香港? 如果走在街上突然跟一個陌生人微笑打招呼應該會給人認定是一個神經漢吧? 何來一個微笑點頭的回應?  

當然這是不同社會不同種族不同文化的表現沒有絕對的好與壞旁觀比較不同地方的社會現象體會到一些有趣的地方個人感覺上身在東亞地區如中港台韓國等等東亞人在社會上的表現比較拘謹自然反映在社會風氣上樂天派民族如菲律賓人或印巴人等等平時便喜歡人多熱鬧多說話即使跟陌生人一起都自然會展示出來

說起菲律賓再一次發現一個有趣現象在香港的菲律賓人走在街上跟本土香港人一樣平時已收起笑臉. 在迪拜的菲律賓人便不一樣了經常看到他們一大伙人一起去餐廳或玩樂同一個國家的人住在香港或住在迪拜差別已經可以很大(有關迪拜菲律賓人的討論可看: 靚賓妹  一文)

有一次跟一個住在迪拜很多年的香港朋友一起晚飯途中她聽到鄰座正在探討前往某一個建築物的正確方向熟悉迪拜的她便主動發聲向他們解釋所有可行的方向也答應他們如果他們晚上有需要的話可以開車帶他們去事後討論她解釋: 我見佢地係外國人先會咁主動幫忙你都知啦如果係香港人佢地保護意識好重會第一時間懷疑你有所企圖香港人的話我肯定不會出口幫忙的

保護意識也可以看成是在陌生環境的危機意識不同人有不同的解讀吧但現在回看在迪拜機緣巧合下認識了一對人生的知己好友如何認識他們沒必要詳述細節但如果當時的我也抱有香港人的保護意識相信已錯過了認識這兩個知己的機會了

Friday, October 6, 2017

Klarman對收息信徒的看法

眾所周知在美股中長期擊敗大市的基金經理著實不多Seth Klarman 是其中一個他管理的基金年均回報約+20%他的投資策略跟股神巴菲特的價值投資接近為人低調平時什少露面有關投資的書籍他只在1991年寫過一本名叫Margin of Safety。 

  
在書中有不少篇幅都強調買入不受歡迎估值便宜的股票的重要性跟坊間不少有名的評論家財演或著名Blogger不同全書有關股息的篇幅什少以下的節錄來自書本有關股息的討論正好給大家參考:

------------------------------------------------------------------------

Dividend Yield

Why is my discussion of dividend yield so short? Although at one time a measure of a business’s prosperity, it has become a relic: stocks should simply not be bought on the basis of their dividend yield. Too often struggling companies sport high dividend yields, not because the dividends have been increased, but because the share prices have fallen. Fearing that the stock price will drop further if the dividend is cut, managements maintain the payout, weakening the company even more.

Investors buying such stocks for their ostensibly high yields may not be receiving good value. On the contrary, they may be the victims of a pathetic manipulation. The high dividend paid by such companies is not a return on invested capital but rather a return of capital that represents the liquidation of the underlying business. This manipulation was widely used by money-center banks through most of the 1980s.

------------------------------------------------------------------------

其實類似的觀點在不少著名長線投資者的口中已出現過純粹因為股息率高而買股實在是大錯特錯自2008年起央行不停大印銀紙全球低息環境持續借貸變得容易很多投資者低息借錢(或因為物業升值低息加按) 買入比較高回報率的投資物套取息差Seth Klarman 強調的是不停追逐回報率(yield-chasing)的投資者所買入的投資物未必具備良好價值

這個有關股息的討論其實無須多說有不少Blog友都寫過有關股息的討論以近期而言味皇兄的一篇文章很有意思他寫出兩種股票---高息股與收息股---的巨大差別可算是一矢中的(大家可看味皇的文章: 高息股的搵法 )

簡單而言高息股相對著重的是跟市場有關的因素公司的股息率高可能只是股價長期走低而股價長期走低不是沒有來由的正如Klarman上文所說市場不看好公司的價值以致股價長期走低為了防止股價再跌管理層唯有維持高派息率但此行動卻進一步削弱公司的實力令公司的長遠價值更低這可算是一個惡性循環(註: 互太(1382)是否一個最佳例子? 內銀是否典型高息股? 有趣的是Klarman 上文最後引用了銀行股為例子 銀行股的確是股民用作高息股的最佳對象)

反而收息股著重公司基本面例如一個供水或供電的公司派息來自供水/供電合公約的部分利潤利潤來源穩定可見的將來看不到管理層更改政策的動機當然加入增長要素的話收息股的利潤可以十分可觀收息股同時具備增長的條件是需要投資人自己努力去發掘個人選股經驗而言回報最大的收息股多是來自一些本性比較大方的管理層可能因為一些公司發展原因加大負債等等短期的派息低股價同時受壓一旦項目完成資金慢慢回籠管理層在減債的同時會慢慢回復增加派息此類股的升幅可以十分巨大(如: 建滔化工(148))

如果一間供電公司只是長期穩定派息公司沒有其他有價值的投資或發展計劃個人相信公司值會在股價反映股價可能長期平穩沒升沒跌而投資者的回報便只來自股息了我對此類股票便沒有興趣了除非股市突然出現一次大調整股票出現市場錯價股價長遠最終回到公司價值反映的平均值這也構成一個不錯的買入機會

個人而言從不會買收息股只為收息公司價值沒有機會增長的股票似終投資股票是以公司基本面為主

在Blog界而言不少人喜愛真正收息股如味皇市場先生Hutchison同時間有不少人誤把高息股當成收息股收息如一些著名Blogger強調高股息率重要性的開班大師等等

-----------------------------------------------------------------------

相關文章:

股息討論 (來自Blog友Tam兄)